Week50记事

下班前一小时,写点儿东西吧。

关于「屁股」

最近知乎有仨事儿很热闹。

其一,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又一如既往地说了一些让自己平台上的头部用户不太开心的话,无非「知乎大 V 华而不实,我很赞同」之类的。

其二,知乎官方前脚否定了36氪的「知乎裁员」消息,后脚全民皆知知乎有300名员工上午还在写代码下午就被通知走人。而知乎官方后来将话术修正为「正常人员调整」,嗯,一个正常调整调整了一个小型公司的人数。

其三,知乎用户「魏忘机」在某处发现了一则知乎从医疗健康咨询角度切入的自家平台推广视频。联想到先前知乎上热极一时的大 V 们一边倒地对百度医疗的批判,再联想到后来知乎官方对大 V 们的态度,再联想到现在知乎自家的医疗咨询广告,科科。

想起俩成语——借刀杀人,卸磨杀驴。

有时候你说的话到底别人听来是何意味,不是你的屁股坐在哪儿决定的,而是听到的人觉得你的屁股坐在哪儿决定的。

点到为止,不多说了。

关于「旅行」

前面两周幸得新同事加入接替了我的产品工作,我可以有兴趣和精力(主要是兴趣)转向客户运营的工作,历时六年的产品生涯在此也应该发生一个转折了,对内工作确实我已经做厌烦了。这种厌烦跟「你是不是已经做到了最好」和「你对转岗后的前途有信心么?」都无关,客观说我不是一个成绩良好的产品经理,客观说我也对所谓的运营、商务、市场抑或任何觉得将来可以走的方向并没有做足准备再去转。我是一种边干边学、现学现卖的性格,积累经验后吃老本做重复的事情或者先学习完理论再去动手都不是我喜欢的事情,我喜欢在动态的变化中确认自己下一步的走向。

当然,很多人不喜欢啊,觉得「你这个人不稳定」「你在想什么别人都不知道」「不确定性的风险太高」「对自己的未来没个计划」——反正他们就是不会承认自己没有在动态变化的不确定性中灵活应对寻找意义的能力的——也罢,我就是赌徒,那又如何?

于是我在接下来的休假中也完美阐释了自己的这种风格。

在去日本的旅途中,放假当天买机票去机场,登机前的最后一刻等来了找人从签证代理商那里闪送过来的当天下午刚签完的护照。

提前到达日本的朋友说替我捏了一把冷汗,我无所谓啊,过不了就下回再去。

在日本的几天也是,完全不懂日语、英语已经还给老师的我,背着一个双肩包,每天睡到下午1点起床,随便找地儿吃点儿东西,下午开始压马路,走到哪儿算哪儿,有景色看景,没景色看人,看他们生活,看他们逛街,看他们谈恋爱,看他们吃饭。

跟介介和六本木打听大阪「最有本土生活气息的地方」,俩人不约而同给我推荐飞田新地,去逛了逛大开眼界,路边小平房榻榻米上端坐的姑娘们妆容漂亮身材性感穿得还少,各种猫女、制服、JK 和情趣内衣,没去凑热闹一是怕被宰二是以为大城市还有更好的。后来见到了介介他才告诉我那大概是全日本风俗店最棒的地方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东西。

然后一个人从大阪买新干线车票去了东京,路上隔着乌云拍了张谁都看不出来是富士山的照片。顺便感叹一句社会主义好,国内同等路程的高铁票价格只有新干线一半。

东京见到介介认识了个新朋友去看了看跳钢管舞的比基尼妹子,她们健壮的小腿肌肉充满了阳光的气息。

最后一个下午一如既往的闲逛,在上野公园坐了一下午,看了一下午银杏叶满地,真他妈舒服。

你看:

  • 错过的,你会后悔么?
  • 拥有的,你会追求完美么?
  • 珍贵的,你舍得放弃么?

关于「寒冬」

那几年互联网热闹啊,热闹的很多我觉得是傻逼的产品都能拉到巨额投资,如今那些傻逼产品纷纷倒闭了,一众当初如我的人喜笑颜开——看,被我说中了吧。

殊不知,你研究的是产品,人家研究的是理财。

几年过去,看透产品的你该穷还是穷,假装没看透产品的人通过 ABCDEFG 轮融资杠杆一麻袋一麻袋往家里扛钱。

现在好了,应了那句老话「当潮水褪去的时候,才能发现谁在裸泳」。

事实是,当初裸泳进海的人已经买了裤子穿上躺在沙滩上喝酒吃烤串了,后来光着屁股就往里跳的人现在才开始上岸。

你的屌露出来了兄弟。

不过像我们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农村娃,哎,看就看吧,反正一直穷,买不起裤子。

不过有件事情倒是蛮好玩。

这几年看着各种人出名、发财、做成事情,老觉得自己笨、没能耐,啥都比不过别人。反倒是现在都嚷嚷着过冬了,才发现最近自己能做得一些事情,别人反倒不行了。

想起一个笑话。

仨人坐电梯上楼开会,别人问这仨人怎么上来的,A
说我进电梯就做俯卧撑做上来的,B 说我进电梯就拿头撞墙撞上来的,C
说我啥都没做就上来了。

现在要爬楼了,你爬的动么?

一周记事W42

本周关键词:NAS, 记事
本月关键词:消费降级

最近丢了两样东西让我有些不爽。
一是丢了那把骚气的雨伞,二是换手机平台后丢了手机备份数据。
丢东西本来没啥,丢了就换新的,但是丢伞却死活记不起放在哪儿了意味着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丢数据意味着我现在用的各种基础服务的可靠性都太低了,所以有了这两个本周关键词和一个本月关键词。

NAS

先前买过一台群晖 DS218j,但那时候我还是 MacBookPro+iPhone+PC+电视盒子的配置,PC 上挂了俩大硬盘,开启 SMB 服务之后电视盒子访问大硬盘来看电影就可以了,除了功耗和噪音有点儿高之外没啥毛病。这样一算买一台 NAS 并没有硬需求,TimeMachine 直接拿一个2.5寸移动硬盘接上就可以了。于是这台 NAS 就卖掉了。
前阵子因为穷+对 iPhone 新机器无创新而自己对手机的拍照效果有更高期望,选择了换门到 华为 P20 Pro。这下可好,MacBookPro 工作机+PC 游戏机+Android 手机的多方数据存储和同步问题就显得有些大了。如果全苹果设备,只需要无脑买 iCloud 扩展空间就好,现在明显需要一个集中存储方式。至于市面上的各种云服务,呵呵,百度云上私藏的小电影都被和谐了,自己买的电子书存个档也容易因为版权问题被干掉,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回到了私有云上。
只不过这回稍微升级了一下,群晖 DS218+,x86处理器,可以用 docker 服务中的 calibre-web 容器来搞自己的电子书库。

中间的折腾过程可以另行写一系列文章了,诸如:

  1. 使用 NAS 备份手机照片和文档等数据。
  2. 使用 NAS 作为 MacBookPro 的 TimeMachine 备份。
  3. 使用 NAS 支持 MacBookPro 与 PC 等多台设备之间的文档编辑协同任务。
  4. 使用 NAS 作为家庭媒体中心支持 Laptop、PC、电视盒子、手机等不同平台的影音播放。
  5. 合理配置 NAS 存储空间并支持简单方便的备份操作。

不得不说的是,我搞 NAS 的初衷是为了自己一些数据存储备份以防丢失,结果在折腾的过程中我的 Mac 软件库不知道怎么没了,科科,适得其反。

虽然不知道最终搞完了之后对我来说带来的价值是否比直接用云存储更高,但从这事儿我却发现了一个道理或者说问题:

「改革」的阵痛期永远是不可避免的,除了你要放弃旧有的(哪怕当时你还觉得很好用的)习惯转而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学习新的习惯,还有在这个改革的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损失。这也是为什么越有历史包袱的人/企业/组织就越没有动力和勇气去改变的原因。

消费降级

emmm,如果说「品位」是一类需要靠不断砸钱而不断提升的性质的话,那么对于我们这样的穷人,除了必要的砸钱来提升品位之外,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性价比」这个词上。
性价比不是一味的求便宜,而是在满足你需要的基础上去修枝剪叶,减到无冗余杂物。

要知道,多而无用是浪费,多而无用也会变成干扰你选择、分散你精力的罪魁祸首。

有个朋友以前说过一句话我很喜欢,做人要「能讲究,能将就」,结果她的将就却成了大部分人的讲究,这层次就不一样了。

所以我不是很想用消费降级这个词来代表目前要做的事情,而是说要把多而无用的枝叶去掉。

  1. 租个小点儿的房子,现在的大两居空着一间没用就等于每个月白浪费接近4k,什么概念呢?就是我每个季度本来可以多买一个镜头的概念。
  2. 信用卡等多余的注销掉——你想像不到各种你忘记的金卡白金卡一年年费要花掉你多少钱。
  3. 各种订阅制度的网络服务取消掉,什么你不看的爱奇艺啊优酷啊还有放那儿一年没用但照样扣你钱的 AWS、阿里云什么的,算一下吓死你。
  4. 卖闲置。各种买了就没怎么用过的耳机、电子设备、酒、雪茄 blabla,占地、没用。

记事

这不是丢东西了么……这个毛病哎,年纪大了记性越来越差了,不记不行了。

  1. 手机和电脑记事的工具。
  2. 记事和总结的习惯。

全世界只有这四类知识(一)

这只是本系列第一篇,我将按如下几个阶段来讲完整这一个完整的知识模型:

  1. 带你重新认识你的世界里所涵纳的知识,并把它们归类。
  2. 对二类、三类知识的学习和掌握技巧进行阐述。
  3. 对四类知识进行升华,并探讨可能的掌握方式。

非常长的前言

前天遇到洪泉学长,从中午一起吃饭一直聊到晚上九点,对于我最近的状态来说是个非常艰辛的过程,最后睡觉时头疼得一塌糊涂,但是期间聊的一些东西我想记录下来分享一下。

Read More

你的用户都是熊孩子

全文无图,慢慢说。

免费的历史

我是一个在电脑/互联网方面玩得也算比较久的人,2003 年中国的(个人)软件行业开始迸发,在那之前有能力以个人或小团队方式创作民用软件的并不多。Maxthon、迅雷、Dreammail、Foxmail 等都是那时候开始以易用+好看的角度进入大众视野。而那个时候的软件有一种收费形式叫做「共享软件」,即作者本人写入一套注册机制,付费购买可以解锁不限制使用天数/功能的软件完全体。而那个时候盗版软件的兴盛却绝不是因为收费太贵——很多软件只有几块钱和十几块钱的 key,而你只能邮局汇款,然后他给你发一个包含 key 的邮件——而这些操作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已经属于「潮流人士」了,就那个时候大部分家庭使用电脑用户对于电脑和网络操作水平来说,并不现实。

但那个时候不管谁装机,买个金山毒霸和瑞星还是舍得的——因为柜台都有现成的 key 啊,回家照着盒子一个个敲进去就好了——即便如此,一键 GHOST 和装机附带装系统和软件的服务依然兴盛,你可以想象到那时候用户们的电脑操作水平之低。

2006年,软件「免费」模式的缔造者——360——开启了一项让所有同行始料未及的举措:旗下软件永久免费。

Read More

把豆油还给你

测试下改动。

喏如你所见,这两天豆瓣把豆邮名字改成私信,大家都疯了,「私信我啊!」「哪儿的私信?」「豆瓣啊!」「妈个鸡下回讲清楚点儿!」。

然后闲着无聊,写了一个 Chrome 插件,作用呢是这样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