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华横行霸道,品德流离失所

###作

前几天刚在《自由与侵犯》中写到这么一句:

千万不要把一个人的文采与其素质水准挂钩,能写一手好文章的人未必是明是非之人。

作者之责,莫过立人为先。

当然在这里需要加一个前提——自由写作者。我把专职作者排除在外,是因为专职作者很多时候写作是为「生活」,不然也不能叫专职作者。他们跟我们一样为了养家糊口去辛苦劳作,所以写软文收佣金之类的这里不做评价,单指自由写作者。

自由写作者大部分时候是为了心中的「信仰」而写作,所以相对于专职作者只为求生活而言,自由写作者更多是抱着一种救济天下苍生的态度去写作和传播。这种态度是否妥当先按下不表——由此而言,自由写作者字里行间渗透给读者的思想就显得更加重要,因为民众更容易接受「为天下之忧而忧」的人——但是同时还有这样一个道理需要注意:免费的比收费的要贵。

坦白讲当下网民们真正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并不多,多的是从别人那儿学知识、人云亦云的传声筒。他们看起来什么都知道,只是因为他们微博刷得多、搜索引擎用得多,对事物的本质却少有琢磨——本来就缺琢磨的能力嘛,不然也不用到处借别人的知识武装自己的大脑了。于是只要有大V、名人有了那么一些「看起来很深刻」的言论,立即就会有许多人照搬不误,与人辩论时旁征博引,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废寝忘食刻苦钻研过。

想想看,如果一个具备一定号召力的大V利用这个光环去做一些他想做的事……

罗锤子砸西门子冰箱,不但砸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断地转发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的微博——所以西门子的冰箱一直都是烂的?就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西门子冰箱不断被爆质量问题?非也,其他家的冰箱照样有烂的,只是草根们发出的声音不如罗锤子更容易让人看到而已。

当一个人有了一定的公众影响力的时候,他就需要去辨清自己所行之事为公还是为私。借公众影响力去批判个人遇到的特例问题,那就跟开V字牌的车接送孩子没啥区别。而通过语言逻辑陷阱去迷惑公众判断力和扭曲公众价值观,那就跟法x功一样,都是毁人不倦的行径。

而当作者本身的品性就差强人意的话,文采再好,以后也难免不会在无意识中把自己的黑色思想传播给读者。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之下,勇于追求真理的人越来越少,想想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评

评者之责,莫过敬人为先。

写作者不管目的如何,当他愿意坐下来一个字一个字敲打、修饰、圆润字句的时候,就已经倾注了思维在其中。他把自己的思考的过程记录、推敲、叙述,虽不完美,但在求知的道路上并未退却。这已经值得很多人尊敬了。

赞、顶、牛逼这些回复,对于刚入门的写作者的确是一种动力,但更多时候写作者为了贪图虚妄的存在感,为了被赞而写作的时候,文章就会变味。

简书上的张七公子,实话说我跟他并不能合得来,一个体制外天马行空不受拘束,一个体制内万事慎重细水长流。他写的文章除去政治经济分析之外还有古体小说,但很不幸这些都是我从小就不感兴趣的方向。但这不妨碍我尊敬他,他的文字的确都是下工夫去逐字逐句研磨推敲的,而且能坚持这么久,这让很多人难以望其项背。我不赞是因为我不感兴趣,我不评论是因为我没资格评论,但我不至于因为自己不感兴趣和看不懂就去给他沆瀣一气评论一番。

所以我不喜欢写作平台有所谓的「评论」功能出现。有想法,QQ可以交流,不够用可以续篇文章去讨论,「评论」是个什么玩意儿?脑中回转流长多日的想法凝结成篇,短短几句评论就能完成交流思想的大业?读者一句「赞」看似很美好,有什么用?你写我写大家写,平台有内容,大家有想法,群体有交流。你赞我赞大家赞,一群缺少存在感的人一天到晚只为那几颗红心而存在,社区的精神可有?展望可有?愿景可有?动力可有?

社交功能的确有助于信息的充分流动,但社交的基础是社区,简书的基础是内容平台。当内容平台的基础品格都还没有因为固定的作者群定性的时候,就贸然引入更加开放的社交体系,那就相当于自己的孩子未成年就送给别人养。当
他长大以后你就会发现,他已经变成你不认识而且无法了解无法控制的人了。

能让作者成长的是交流,不是虚荣。
能让读者成长的是学习,不是崇拜。
能让简书成长的是品格,不是随和。

更严重的是——当文化知识参差不齐素质水平高低不一的读者都开始进驻以后,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么?看得懂的他会骂你这么垃圾的文章也能发表;看不懂的他会骂你写了一堆狗屁不通的话;半懂半不懂的最可怕,他会动用搜索引擎去扒拉一堆「权威数据」或「名人名言」来给你一句一句分析,恨不能把你的错别字和用错的标点符号都一个个挑出来批判一番。

UGC,呵呵,看起来很美好,可别忘了一颗老鼠屎可以坏一锅汤。

于是有人就会说了「那你别理他们就好了呀」——服务员在给你上的菜里吐口水,你也只当没看见,继续吃好了。
于是有人就会说了「你可以关闭评论啊」——给你家门口埋一颗炸弹,你可以选择绕着走,但你不能拆,对吧。
于是有人就会说了——说你妈了个逼还有完没完了?你还不如直接这么说好了:「你是作者活该没有选择权,活该什么事儿都得随别人规矩,活该你费力不讨好,活该你balabala……」

我去年买了个登山包,超耐磨。

###离开简书

我把简书上所有内容删光、账号注销,就是因为这样一件事情:

有个作者写了一篇影评,同样喜欢影评的妹子读完评论了几句,前面赞美作者的那两句不说,就因为里面提到作者排版可能还是需要优化下(简书用Markdown作为基本写作语言,排版其实挺容易做好的)——这就不知道怎么戳到作者G点了:

呵呵,原来这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只要你没有在完全地赞美他,那你就是他的敌人。

简书给的回复是「我总不能删了人家的文章吧!」。没错儿,这篇文章是他自己所属的财产这是肯定的,简书虽然作为提供写作的平台,但也没有权力对作者的个人产出进行负向干涉操作。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劲?

先想想「作」和「评」两节,然后,我们再聊聊知乎。

作为知乎上线四个月进驻的「老」用户(虽然也没那么老),见证了这个所谓的「崇尚知识的高质量问答社区」发展壮大的过程,但同时也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一件事情——知乎开放注册以及信息流动结构改版以后,大量的求知成瘾患者进驻。这个人群有几个特点:

  1. 以无所事事、迷茫、急于表现自己的大学生为主。
  2. 除了自己的专业不精以外,其他没有不精的。
  3. 好为人师,受不得负面甚至中立的评价。

于是,逐渐地,问题下的一句不和,就不再是简单的「分析问题讨论问题」了,就开始挖语言表达的漏洞、找思维逻辑的缺陷;进而上升到以资历论资格、以数量充质量;到了最后,就变成了「你行你上啊」、「你读书还是太少」、「果取关」。

甚至如kentzhu所说「知乎上最不缺的就是连题目都没看完就洋洋洒洒写两千字的家伙。」

(关于知乎会另写一篇分析其产品模型变化前后所产生影响的文章,此处不再过多下笔了。)

呵呵,看起来才华横溢,剖开了狗屎满地。

平台不处理妄自尊大者的恶意,有如国家不惩治作奸犯科者的罪行。

所以,离开还其实还因为下面这样一件事情:

###大学生

那天在人人网看到这样一条状态:

然后我脑中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蝗灾过后,蝗群也没得吃了,只能聚成一团天天啃树皮。这天,一只探路的蝗虫飞回蝗群手舞足蹈地向大家报告:「快跟我来!我发现了一片绿油油的农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