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思维之窗

我们有很多的途径接受信息,与此同时带来的问题就是我们更容易陷入轻信的局面。
比如读四书五经,由于历史原因,我们今天见到的注解都是跟着宋儒走的,换句话说我们所学习到的《论语》,其实是他们所觉得应该这么解释的《论语》。
但实际上这对么?很多人不会去想,因为他在这个坑里的时候,是不可能意识到还有坑外存在的。这就好比我们因为不知道宇宙是不是有「外面」,也就无从思考和想想「宇宙外面」是什么样子。他们觉得哦我见到的是这样那就是这样了我没见过其他的所以这就是对的我就该跟着走了,这缺少了一种自我批判的精神。

那么如何自我批判?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如果跟这相反,那会发生什么?

思考「有什么」很难,假设「有没有」再简单不过了。
比如「地心说」的推翻,如果坚持「地心说」,那么很多自然现象要用复杂的观点去解释;但如果我先假设一下「地球不是中心」,然后结合现象去推导「谁才是中心」是不是会得出更多的结论?

当然,如推翻地心说一样,自我批判往往意味着你要变成一个异类。

更进一步,假设「有没有」推导完了,如何开始思考「有什么」?
南怀瑾老先生写了《论语别裁》一书,用与宋儒截然不同的角度去注解了《论语》,当我读到的时候是觉得很新鲜的,那时候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以前从别人那儿习得的种种就是唯一的解释么?不见得。
进而复之我就又会怀疑——南怀瑾老先生所注解的就一定全都是对的么?也不见得。
这样的话就是给自己的思想开了一扇窗,首先从一个思维泥潭里走出来,然后去接纳其他跟自己不一样的观念,然后自己去对不同的观念进行反复解析了解它们所处的角度和观念。
而前提就是你得能遇到很多跟自己不一样的观念。也就是说,你见到的越多,你能思考的「有什么」就会越多。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都会强调年轻人要「开拓眼界、增长见识」。

再下一步就是自己和自己对话,自己去推翻自己,主动去想、去突破自己的思维平静——如果这件事情不是这么解释的话,那么还会有怎样的解释?
开了一扇窗以后,面前就有万千个可能,这时候心的重点就不在于维护某一方的观点上,而在于平衡各方观点,去寻找一个中庸之处。

这个过程用一个平常的经历来比喻的话,就是从地面看城市、到从空中看城市的转变。
一个城市生态规划者绝对不是先从一个坐标开始定义往东几百米有个公园往西几百米有个商业街的,他一定会先从整个城市的鸟瞰图下手。但在他能掌控这整张地图之前,一定经历了从小到大的观察历程,因为了解房屋、街道、街区,才能合并为一个城市。

私以为这个过程就是对于我个人来讲所谓的「开拓眼界」。
上无至上

附:张小龙那句「我所说的都是错的」被很多人津津乐道,但很多人不明白这句话该怎么解,这下可以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