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用户都是熊孩子

全文无图,慢慢说。

免费的历史

我是一个在电脑/互联网方面玩得也算比较久的人,2003 年中国的(个人)软件行业开始迸发,在那之前有能力以个人或小团队方式创作民用软件的并不多。Maxthon、迅雷、Dreammail、Foxmail 等都是那时候开始以易用+好看的角度进入大众视野。而那个时候的软件有一种收费形式叫做「共享软件」,即作者本人写入一套注册机制,付费购买可以解锁不限制使用天数/功能的软件完全体。而那个时候盗版软件的兴盛却绝不是因为收费太贵——很多软件只有几块钱和十几块钱的 key,而你只能邮局汇款,然后他给你发一个包含 key 的邮件——而这些操作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已经属于「潮流人士」了,就那个时候大部分家庭使用电脑用户对于电脑和网络操作水平来说,并不现实。

但那个时候不管谁装机,买个金山毒霸和瑞星还是舍得的——因为柜台都有现成的 key 啊,回家照着盒子一个个敲进去就好了——即便如此,一键 GHOST 和装机附带装系统和软件的服务依然兴盛,你可以想象到那时候用户们的电脑操作水平之低。

2006年,软件「免费」模式的缔造者——360——开启了一项让所有同行始料未及的举措:旗下软件永久免费。

现在马后炮回头看看,方能知晓在当时的境遇下360此项决定的高明之处——民用软件的市场远未饱和,互联网的「信息传递」能力并未被完全释放,民用软件收费链条太长,且用户对软体付费的习惯并不能养成。那么在此情况下,2B 收费显得合情合理。其一市场未饱和时,民众对于其他软件的接受度更高;其二信息传播能力未被完全释放的时候,广告导流页尚未引起用户的强烈反感。此时用户需求>供应,导流转化率可想而知。

免费的现状

从2006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0年。十年间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免费」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一方面用户仍然可以以极低的代价获得一些服务与直接利益,另一方面的态势却不太乐观——是个人就能开发软件的时代,已经没有多少未被发掘的用户需求可挖,而每个需求方面多少都有几家产品在竞争、同质化严重;同时互联网向我们 push 信息的效率已经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短信、应用 Push、邮件、社交网络推广、软文推广、自媒体等等,我们每天已经生活在一个信息过载的世界里,这时候「免费」还具备吸引力么?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10年来,我们已经被「免费」的软件吓怕了。不管谁都知道,滴滴不会一直补贴下去、美团的红包不会一直都有、XX 卫士终究会带给你一套全家桶、发到你手里的满399-100的优惠券只能用在单价都是398的商品上。

而用户也不都是傻子,来而不往非礼也,长久下来,用户也养成了薅羊毛的习惯——有便宜我就赚,没便宜我就走。

等等……爱赚小便宜?这难道不是我老家农村那些乡野村夫才会有的穷毛病么?

好吧,厂商开始只不过是想「利用用户的贪欲」来吸引一定的用户量。结果却是把用户的贪欲养成了习惯,成了「政治正确」。

除了贪欲,大众还有哪些毛病被你们这些伟大的、改变世界的互联网产品们给养成习惯了?

这些熊孩子

以前做服务业,讲究「把用户当做上帝」。实际上能做到的少之又少,用户的消费层次没有到能养活得起仆人的地步,谁又会有那么大的决心贴着钱给你当仆人呢?

到了互联网这儿,我觉得互联网产品对待用户更像是在养熊孩子。

「我要这个这个!」「好好好给你给你!」
「我要那个哪个!」「好好好给你给你!」

然而当你的产品营收不利,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熊孩子才不会替你顾虑「你不应该对我收费啊!你敢收费我就不用你了!你就不会想想别的商业模式?你拉了那么大一笔投资还跟我哭穷?」

谁惯出来的?那些整天妄想着「改变世界」「拯救世界」的「产品经理」或老板们惯出来的,自己饭都吃不起还要硬撑一片圣母心,少年你先把自己拯救了再去拯救别人可否?

一个良心产品

我曾几次逃离一些我眼中的「不良产品」。
有因为用户喜欢看黄图和垃圾小说就主力推这些内容的。
有因为用户喜欢贪便宜就搞一些实际毫无用处的便宜货的。
有因为可以增粉就在文章里频频「我日」「操」「上了他」「贱人」「low B」的。

这些垃圾终究是要消失的。

有一点我始终相信:让你的用户在你的产品上付出一定劳动,然后获得超出 ta 预期的回报,这才是正确的商业模式基础。而即使不能引导用户向好、最起码不要主动用垃圾信息感染用户,这则是一个产品的基本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