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50记事

下班前一小时,写点儿东西吧。

关于「屁股」

最近知乎有仨事儿很热闹。

其一,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又一如既往地说了一些让自己平台上的头部用户不太开心的话,无非「知乎大 V 华而不实,我很赞同」之类的。

其二,知乎官方前脚否定了36氪的「知乎裁员」消息,后脚全民皆知知乎有300名员工上午还在写代码下午就被通知走人。而知乎官方后来将话术修正为「正常人员调整」,嗯,一个正常调整调整了一个小型公司的人数。

其三,知乎用户「魏忘机」在某处发现了一则知乎从医疗健康咨询角度切入的自家平台推广视频。联想到先前知乎上热极一时的大 V 们一边倒地对百度医疗的批判,再联想到后来知乎官方对大 V 们的态度,再联想到现在知乎自家的医疗咨询广告,科科。

想起俩成语——借刀杀人,卸磨杀驴。

有时候你说的话到底别人听来是何意味,不是你的屁股坐在哪儿决定的,而是听到的人觉得你的屁股坐在哪儿决定的。

点到为止,不多说了。

关于「旅行」

前面两周幸得新同事加入接替了我的产品工作,我可以有兴趣和精力(主要是兴趣)转向客户运营的工作,历时六年的产品生涯在此也应该发生一个转折了,对内工作确实我已经做厌烦了。这种厌烦跟「你是不是已经做到了最好」和「你对转岗后的前途有信心么?」都无关,客观说我不是一个成绩良好的产品经理,客观说我也对所谓的运营、商务、市场抑或任何觉得将来可以走的方向并没有做足准备再去转。我是一种边干边学、现学现卖的性格,积累经验后吃老本做重复的事情或者先学习完理论再去动手都不是我喜欢的事情,我喜欢在动态的变化中确认自己下一步的走向。

当然,很多人不喜欢啊,觉得「你这个人不稳定」「你在想什么别人都不知道」「不确定性的风险太高」「对自己的未来没个计划」——反正他们就是不会承认自己没有在动态变化的不确定性中灵活应对寻找意义的能力的——也罢,我就是赌徒,那又如何?

于是我在接下来的休假中也完美阐释了自己的这种风格。

在去日本的旅途中,放假当天买机票去机场,登机前的最后一刻等来了找人从签证代理商那里闪送过来的当天下午刚签完的护照。

提前到达日本的朋友说替我捏了一把冷汗,我无所谓啊,过不了就下回再去。

在日本的几天也是,完全不懂日语、英语已经还给老师的我,背着一个双肩包,每天睡到下午1点起床,随便找地儿吃点儿东西,下午开始压马路,走到哪儿算哪儿,有景色看景,没景色看人,看他们生活,看他们逛街,看他们谈恋爱,看他们吃饭。

跟介介和六本木打听大阪「最有本土生活气息的地方」,俩人不约而同给我推荐飞田新地,去逛了逛大开眼界,路边小平房榻榻米上端坐的姑娘们妆容漂亮身材性感穿得还少,各种猫女、制服、JK 和情趣内衣,没去凑热闹一是怕被宰二是以为大城市还有更好的。后来见到了介介他才告诉我那大概是全日本风俗店最棒的地方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东西。

然后一个人从大阪买新干线车票去了东京,路上隔着乌云拍了张谁都看不出来是富士山的照片。顺便感叹一句社会主义好,国内同等路程的高铁票价格只有新干线一半。

东京见到介介认识了个新朋友去看了看跳钢管舞的比基尼妹子,她们健壮的小腿肌肉充满了阳光的气息。

最后一个下午一如既往的闲逛,在上野公园坐了一下午,看了一下午银杏叶满地,真他妈舒服。

你看:

  • 错过的,你会后悔么?
  • 拥有的,你会追求完美么?
  • 珍贵的,你舍得放弃么?

关于「寒冬」

那几年互联网热闹啊,热闹的很多我觉得是傻逼的产品都能拉到巨额投资,如今那些傻逼产品纷纷倒闭了,一众当初如我的人喜笑颜开——看,被我说中了吧。

殊不知,你研究的是产品,人家研究的是理财。

几年过去,看透产品的你该穷还是穷,假装没看透产品的人通过 ABCDEFG 轮融资杠杆一麻袋一麻袋往家里扛钱。

现在好了,应了那句老话「当潮水褪去的时候,才能发现谁在裸泳」。

事实是,当初裸泳进海的人已经买了裤子穿上躺在沙滩上喝酒吃烤串了,后来光着屁股就往里跳的人现在才开始上岸。

你的屌露出来了兄弟。

不过像我们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农村娃,哎,看就看吧,反正一直穷,买不起裤子。

不过有件事情倒是蛮好玩。

这几年看着各种人出名、发财、做成事情,老觉得自己笨、没能耐,啥都比不过别人。反倒是现在都嚷嚷着过冬了,才发现最近自己能做得一些事情,别人反倒不行了。

想起一个笑话。

仨人坐电梯上楼开会,别人问这仨人怎么上来的,A
说我进电梯就做俯卧撑做上来的,B 说我进电梯就拿头撞墙撞上来的,C
说我啥都没做就上来了。

现在要爬楼了,你爬的动么?